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塔城新聞網舉報入口求助辟謠

烏蘇巴音溝承化寺背后的故事
2022-02-23 18:24:33   來源:塔城日報   作者:寧燕   評論:0 點擊:

坐落于烏蘇市巴音溝牧場月牙臺村的承化寺,始建于清光緒十五年(1889年),由當時在塔爾巴哈臺、阿爾泰地區協助清軍守衛邊疆的藏族愛國僧人棍噶札勒參創建。寺廟依山而建,環境幽靜,風景秀麗。承化寺在烏蘇市巴音溝建造,不僅有深遠的佛學內涵,同時也記載著一段棍噶札勒參帶領各族人民團結一心保衛邊疆穩定、抵御外來侵略、維護祖國統一的生動歷史。

參與平定同治新疆民變,解塔城之圍

棍噶札勒參是由甘肅來新疆弘揚佛法的藏傳佛教僧人,同治年間赴天山北路土爾扈特部游牧地區游方化緣,誦經奉佛。但由于種種歷史原因,當時的新疆,社會動蕩,面臨最嚴峻的邊疆危機。同治三年(1864年),在“陜甘民變”的影響下,新疆各地“回眾”也紛紛起事,先后攻占了庫車、哈密、烏魯木齊、瑪納斯和喀什噶爾舊城等地,內亂招致外患,浩罕國軍官阿古柏和沙俄趁機侵占南疆和伊犁,新疆各地相繼發生戰亂,給各族百姓帶來了無盡災難。在此影響下,同治四年(1865年)正月,塔城也發生民變,不僅將塔爾巴哈臺參贊大臣錫霖等官員誘殺,而且勾結沙俄圍攻塔城地區,使塔城地區“許多村莊和城鎮被毀,難以計數的民眾被殺,寺院、民居神像被毀,唐卡畫被搶去當馬鞍鞘,經典則被當作靴墊,佛像的頭被砍去,肚子被洞穿,糧食、財物被搶光”。 

塔爾巴哈臺參贊大臣先后調集兵力援救,但依然無濟于事,塔城危在旦夕。此時,在塔爾巴哈臺地區傳經布道的棍噶札勒參不忍目睹此慘景,為了保衛僧眾和群眾,他破戒從戎。時年四月初八日,他率喇嘛僧眾及蒙古兵兩千余人援救塔城,協助清軍擊退了反清的回眾,保衛了塔爾巴哈臺及當地各族人民。因其助清平叛有功,朝廷賞封棍噶札勒參“呼圖克圖”名號。在此次平叛“塔城民變”的戰斗中,棍噶札勒參膽略非凡,表現出了過人的軍事才能,并在當地軍民中樹立了很高的威望,受到清政府倚重,塔城參贊大臣授予其帶兵關防,他成為掌有“呼圖克圖”印信和帶兵關防的喇嘛統領,享有直接奏事權。

塔城解圍后,周邊動亂尚未平復。據說棍噶札勒參又曾帶兵在“烏蘭達坂”“加伊托布”兩個地方作戰并取得勝利。但同治五年(1866年)初,北疆伊犁失陷,塔城再次被圍。后棍噶札勒參雖曾試圖率僧眾前往解救,但終因諸多現實問題,未能成行,最終伊犁、塔城相繼失陷。無奈之下,領隊大臣圖庫爾與棍噶札勒參收集潰散兵勇及額魯特蒙古人眾七千余人向東撤退,進入科布多參贊大臣管轄的阿勒泰地區安插游牧。

平定布倫托海民變,維護邊境穩定

隨著伊犁和塔城的失陷,北疆的社會秩序也幾乎處于癱瘓的狀態。到同治六年(1867年),北疆在清朝能控制范圍內的只剩下巴里坤(今新疆哈密巴里坤縣)、青格里(今阿勒泰青河縣)和布倫托海(今阿勒泰福?h)。布倫托海是阿勒泰、塔城、科布多之沖,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大批的蒙古族、滿族、漢族等群眾為了逃避戰亂從北疆各地紛至布倫托海避難,從而使布倫托海的形勢變得尤為復雜。為了加強對新疆北境控制,同治七年(1868年),在布倫托海設立了辦事大臣,李云麟為首任辦事大臣,兼理塔爾巴哈臺事務,棍噶札勒參協助其統轄塔城和布倫托海及北部地區。這里本來是蒙古族、哈薩克族等民眾的游牧區,另有漢族、錫伯族居住于此,再加上各地難民流亡于此,使布倫托海的局勢更加復雜。李云麟因在安撫各族民眾問題上考慮不周,致使布倫托海千余名各民族難民生事,帶來了極大安全隱患,而李云麟見狀逃往青河。危難之際,棍噶札勒參再次表現出統領風范,協助當地官員平息布倫托海民變,將余眾編入自己的隊伍。平定布倫托海民變,對保衛烏里雅蘇臺和科布多等邊境之地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

抵抗沙俄,收撫俄屬哈薩克難民

同治十年(1871年)秋,沙俄侵占伊犁木札兒特山口,給當地各族百姓帶來了災難,不甘淪為沙俄屬民的三萬多戶哈薩克群眾請愿歸清,投靠棍噶札勒參:“因不堪沙俄虐待的哈薩克阿吉公與其子哈蘇木罕率眾十二鄂托克部眾東徙哈巴河、阿爾泰山西南一帶,與棍噶札勒參相依為命。”當棍噶札勒參率軍返回阿勒泰承化寺時,“俄羅斯屬下的一萬余戶哈薩克群眾前來投誠。上師(棍噶札勒參)招撫后,納為部屬。”不久,四名俄羅斯官員向棍噶札勒參索要投靠他的俄屬哈薩克人,被棍噶札勒參駁回。之后又有一位俄羅斯的親王帶領一千人前來索要自愿歸清的哈薩克人,棍噶札勒參據理直陳他們是自愿前來,俄羅斯親王最終廢然而回。棍噶札勒參賑濟了這些來投靠他的哈薩克難民,給予糧食和衣物,解決了歸清哈薩克難民的困難,深受哈薩克群眾的擁戴。

其后,沙俄把侵略的目標指向我國西北地區,不斷派各種人員對我國西北邊疆地區進行摸底勘測,邊界挑釁等活動。棍噶札勒參在與俄交涉中,不懼大國強勢,奮力抵制沙俄對我國邊界挑釁活動。清光緒二年(1876年),以波塔寧為首的沙俄侵略者闖入阿勒泰承化寺,騎馬登入大殿,喇嘛們紛紛上前阻攔,他們不但不聽甚至舉槍威脅僧眾,被棍噶札勒參收繳了武器,驅逐出寺。波塔寧回國后謊稱自己遭阿勒泰承化寺僧眾搶劫。沙俄不甘罷休,要挾清政府嚴懲棍噶札勒參。在沙俄的壓力下,清政府罰棍噶札勒參一年俸祿,并派棍噶札勒參去西藏熬茶拜佛,最終,棍噶札勒參離開新疆。但棍噶札勒參抵抗外來侵略的勇氣和愛國主義精神永遠留在了那片土地上,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人。

不可磨滅的記憶,承化寺

雖然棍噶札勒參在新疆領兵作戰十幾年,但他始終沒有忘記弘揚佛法的初衷。同治八年(1869年)十一月,棍噶札勒參奏請朝廷允許他在阿爾泰山南麓修建一座千佛寺,以便弘揚佛法。清政府因棍噶札勒參在解塔城之圍和平定布倫托海民變中奮勇可嘉,立下了汗馬功勞,答應了在阿爾泰山建造千佛寺的請求。光緒元年(1875年),清光緒帝給修建竣工的千佛寺賜名“承化寺”。此承化寺位于今阿勒泰市解放北路,并非現在烏蘇巴音溝的承化寺。承化寺建好之后,棍噶札勒參為了解決寺廟龐大的口糧、開支等問題,帶領僧眾及民眾開挖了克蘭河大渠、紅墩大渠和洛海頭三條大渠,還設法招募流民,開墾了大片荒地耕種農作物、建造房屋民居等,承化寺由此逐漸形成了城鎮村落,許許多多的人從各地趕來這里或是朝拜,或是避難,或是經商,圍寺而居的民眾商賈不斷增多,承化寺遂成為地名,普通的一座寺院逐漸發展為西北的一座繁華的城市。民國時期曾設有承化縣,新中國成立后,才改名為阿勒泰。1933年民國時期的一場大火使承化寺焚毀殆盡,如今雖然只剩一段殘垣斷壁,也依然是棍噶扎勒參留下的珍貴記憶。

坐落于烏蘇市巴音溝牧場月牙臺村的承化寺,是棍噶扎勒參帶領僧眾遷移到庫爾喀喇烏蘇后在此興建的。棍噶札勒參本是在塔城失守后率僧眾退至阿勒泰地區,所居之阿爾泰山是借用科布多之地,暫由塔城參贊大臣管轄。后清政府下令將承化寺遷移,因找不到新的地址,多年未得到解決,庫爾喀喇烏蘇巴依爾郡王提出愿意將巴音溝蒙古游牧地獻給棍噶扎勒參活佛及其僧眾,解決了承化寺遷移問題。棍噶札勒參統領徒眾抵達烏蘇巴音溝后,在巴音溝建造了一座新寺,光緒再次賜“承化寺”匾額,現已列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兩座承化寺都由棍噶札勒參創建,記錄了棍噶扎勒參從塔城至阿勒泰,又由阿勒泰移駐烏蘇的歷史足跡。在新疆社會發生動亂、祖國邊疆爆發危機之際,自甘肅來到新疆傳經布道的棍噶札勒參沒有置身事外,卷起衣缽,逃回家鄉念經避禍,而是以國事為重,以穩定邊疆為己任,奉還戒律,帶領土爾扈特部眾助清軍平亂,抵御外來侵略。十多年的戎馬生涯中,棍噶札勒參率軍民轉戰于塔爾巴哈臺、科布多、阿勒泰、烏里雅蘇臺等地,出生入死,屢立戰功,從一位游方化緣的普通僧人,成為威名遠揚的傳奇人物與握有帶兵關防的“僧將”,為清朝收復新疆、穩定西北、祖國統一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參考文獻:

1、《新疆史綱》,苗圃生、田衛疆著,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2016年版)

2、《清實錄·新疆資料輯錄》(同治朝卷),新疆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著,新疆大學出版社出版(2007年版)

3、《新疆歷史人物》,谷苞著,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2009年版)

4、《西域地名考錄》,鐘興麒著,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出版(2008年版)

5、《不能忘卻的記憶——檔案中的故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檔案館著,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2007年版)

  (作者系自治區檔案館干部)

(編輯:李春來)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今又元宵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